「辛弃疾」诗词全集(816首)

1

《永遇乐 京口北固亭怀古》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
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展开全文
斜阳草树,寻常巷陌,
人道寄奴曾住。
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
赢得仓皇北顾。
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
可堪回首,佛狸祠下,
一片神鸦社鼓。
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收起
2

《青玉案 元夕》

东风夜放花千树,
更吹落,星如雨。
展开全文
宝马雕车香满路。
凤箫声动,玉壶光转,
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
笑语盈盈暗香去。
众里寻他千百度,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
灯火阑珊处。
收起
3

《西江月 夜行黄沙道中》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
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展开全文
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
旧时茅店社林边,路转溪桥忽见。
收起
4

《西江月·千丈悬崖削翠》

千丈悬崖削翠,一川落日镕金。
白鸥来往本无心。选甚风波一任。
展开全文
别浦鱼肥堪脍,前村酒美重斟。
千年往事已沈沈。闲管兴亡则甚。
收起
5

《西江月·宫粉厌涂娇额》

宫粉厌涂娇额,浓妆要压秋花。西真人醉忆仙家。飞珮丹霞羽化。十里芬芳未足,一亭风露先加。杏腮桃脸费铅华。终惯秋蟾影下。
6

《西江月·人道偏宜歌舞》

人道偏宜歌舞,天教只入丹青。喧天画鼓要他听。把著花枝不应。何处娇魂瘦影,向来软语柔情。有时醉里唤卿卿。却被傍人笑问。
7

《西江月·秀骨青松不老》

秀骨青松不老,新词玉佩相磨。灵槎准拟泛银河。剩摘天星几个。奠枕楼东风月,驻春亭上笙歌。留君一醉意如何。金印明年斗大。
8

《西江月·画栋新垂帘幕》

画栋新垂帘幕,华灯未放笙歌。一杯潋滟泛金波。先向太夫人贺。富贵吾应自有,功名不用渠多。只将绿鬓抵羲娥。金印须教斗大。
9

《西江月·风月亭危致爽》

风月亭危致爽,管弦声脆休催。主人只是旧时怀。锦瑟旁边须醉。玉殿何须侬去,沙堤只要公来。看看红药又翻阶。趁取西湖春会。
10

《西江月·贪数明朝重九》

贪数明朝重九。不知过了中秋。人生有得许多愁。惟有黄花如旧。万象亭中殢酒。九江阁上扶头。城鸦唤我醉归休。细雨斜风时候。
11

《西江月·一柱中擎远碧》

一柱中擎远碧,两峰旁倚高寒。
横陈削就短长山。莫把一分增减。
展开全文
我望云烟目断,人言风景天慳。
被公诗笔尽追还。更上层楼一览。
收起
12

《西江月·堂上谋臣帷幄》

堂上谋臣帷幄,边头猛将干戈。天时地利与人和。燕可伐与曰可。此日楼台鼎鼐,他时剑履山河。都人齐和大风歌。管领群臣来贺。
13

《西江月·且对东君痛饮》

且对东君痛饮,莫教华发空催。
琼瑰千字已盈怀。消得津头一醉。
展开全文
休唱阳关别去,只今凤诏归来。
五云两两望三台。已觉精神聚会。
收起
14

《西江月·剩欲读书已懒》

胜欲读书已懒,只因多病长闲。
听风听雨小窗眠。过了春光太半。
展开全文
往事如寻去鸟,清愁难解连环。
流莺不肯入西园。唤起画梁飞燕。
收起
15

《西江月·金粟如来出世》

金粟如来出世,蕊宫仙子乘风。
清香一袖意无穷。洗尽尘缘千种。
展开全文
长为西风作主,更居明月光中。
十分秋意与玲珑。拚却今宵无梦。
收起
16

《西江月·八万四千偈後》

八万四千偈后,更谁妙语披襟。
纫兰结佩有同心。唤取诗翁来饮。
展开全文
镂玉裁冰著句,高山流水知音。
胸中不受一尘侵。却怕灵均独醒。
收起
17

《西江月·粉面都成醉梦》

粉面都成醉梦,霜髯能几春秋。来时诵我伴牢愁。一见尊前似旧。诗在阴何侧畔,字居罗赵前头。锦囊来往几时休。已遣蛾眉等候。
18

《鹧鸪天·欲上高楼去避愁》

欲上高楼去避愁,愁还随我上高楼。
经行几处江山改,多少亲朋尽白头!
展开全文
归休去,去归休,不成人总要封侯。
浮云出处元无定,得似浮云也自由。
收起
19

《鹧鸪天·一片归心拟乱云》

一片归心拟乱云,春来谙尽恶黄昏。
不堪向晚檐前雨,又待今宵滴梦魂。
展开全文
炉烬冷,鼎香氛,酒寒谁遣为重温?
何人柳外横斜笛?客耳那堪不忍闻!
收起
20

《鹧鸪天·困不成眠奈夜何》

困不成眠奈夜何!情知归未转愁多。
暗将往事思量遍,谁把多情恼乱他?
展开全文
些底事,误人哪,不成真个不思家。
娇痴却妒香香睡,唤起醒松说梦些。
收起
关于作者

辛弃疾

辛弃疾(1140年5月28日-1207年10月3日),原字坦夫,后改字幼安,号稼轩,山东东路济南府历城县(今济南市历城区遥墙镇四凤闸村)人。南宋豪放派词人、将领,有“词中之龙”之称。与苏轼合称“苏辛”,与李清照并称“济南二安”。

辛弃疾生于金国,少年抗金归宋,曾任江西安抚使、福建安抚使等职。著有《美芹十论》、《九议》,条陈战守之策。由于与当政的主和派政见不合,后被弹劾落职,退隐山居。开禧北伐前后,相继被起用为绍兴知府、镇江知府、枢密都承旨等职。开禧三年(1207年),辛弃疾病逝,年六十八。后赠少师,谥号“忠敏”。

辛弃疾一生以恢复为志,以功业自许,却命运多舛、备受排挤、壮志难酬。但他恢复中原的爱国信念始终没有动摇,而是把满腔激情和对国家兴亡、民族命运的关切、忧虑,全部寄寓于词作之中。其词艺术风格多样,以豪放为主,风格沉雄豪迈又不乏细腻柔媚之处。其词题材广阔又善化用典故入词,抒写力图恢复国家统一的爱国热情,倾诉壮志难酬的悲愤,对当时执政者的屈辱求和颇多谴责;也有不少吟咏祖国河山的作品。现存词六百多首,有词集《稼轩长短句》等传世。
年代
收录作品
顶部